BOB平台首页 >> 品牌资讯

恒大施展资本“腾挪术” 造车终于有眉目了?|观潮

发布时间:2021-04-02 14:02:34

  新浪财经 王茜  3月31日,中国恒大集团举行2020全年业绩会,许家印端坐主席台中央,他身后是三个大字——“新恒大”。

  在当前中小房企生存堪忧,头部房企业绩乏善可陈的环境下,恒大也许是需要一个新故事来振作市场情绪,并交出了“多元产业+数字科技”转型这个脚本。

新故事有着庞大的“叙事风格”,主要构成是恒大旗下的非地产业务——恒大汽车、恒腾网络、恒大物业、房车宝、童世界以及“失而复得”的恒大冰泉,覆盖了新能源汽车、影视娱乐、物业管理、交易服务、旅游和食品等领域。

  这个组合看上去像是一个多元并举的产业故事,但抽丝剥茧后,却透出了资本腾挪的内核。

  难以回避的“三道红线”  企业的语境离不开它的基本面。

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恒大营业额为5072.5亿元,较2019 年增长6.2%。

地产主业方面,恒大的合约销售额从2019年的6011亿元增长到2020年的7232亿元,增长20%;销售回款率从2019年的78%增长到2020年的90%,增长12个百分点。

  尽管销售成绩尚可,但利润却在缩水——2020年恒大毛利1226.1亿元,同比下降7.77%;毛利率24.2%,同比下降3.6个百分点;公司股东应占利润80.76亿元,同比下滑53.26%。

  简单复盘了业绩后,再来看看负债。

  高杠杆、高负债是恒大这类房企被外界长期关注甚至诟病的问题。

“三道红线”公开后,恒大毫无悬念地全部踩中。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自去年喊出降负债的口号以来,恒大的债务水平有明显下降。

  截至本报告期末,恒大借款总计7165亿元,同比降低834亿元;净负债率约152.9%,同比略降6.4个百分点。

同时,从2020年3月底到2021年3月底,恒大有息负债从8743亿元降至6740亿元。

  会上,恒大管理层公布了“三道红线”降档时间表: 2021年6月30日公司净负债率将降至100%以下,2021年12月31日现金短债比将达到1以上,2022年12月31日资产负债率将降至70%以下。

有息负债2021年6月30日降至5900亿以下,2022年6月30日降至4500亿以下,2023年6月30日降至3500亿以下。

  为完成上述目标,除了增加销售回款和降低土地规模,恒大还要分两步棋走——引入战略投资、分拆资产上市,即通过增加权益资本来降低负债。

而这两步棋的根本依托就是上文提及的多元产业。

  自2020年3月以来,恒大权益融资合计888亿港元,主要包括:恒大物业引战235亿港元、上市募资140.8亿港元,恒大汽车两次配股300 亿港元,中国恒大配股43亿港元,恒腾网络出售股份6亿港元,房车宝引战163.5亿港元。

  除了已有的三家上市子公司恒大物业、恒大汽车和恒腾网络,被定义为“科技企业”的房车宝在引入战投的同时,也加入了上市对赌条款。

根据协议,房车宝要在恒大与投资方进行股权交割后12个月内完成合资格上市,否则投资方有权要求包括恒大等相关义务方溢价15%回购股份。

  此外,为了进一步增加分拆上市的资产筹码,恒大将早前售出的恒大冰泉又收回囊中。

在本次业绩发布会上,许家印亲自宣布公司买回恒大冰泉49%的股权,下一步要将恒大冰泉包装上市。

  新故事与老朋友  在多元产业引入巨额战投、配股以及上市的背后,是许家印众多“老朋友”的身影。

  去年8月,中国恒大为恒大物业的前身金碧物业引入14名投资者,共募资235亿港元。

这其中就有许家印的“熟人”——香港华人置业创始人刘銮雄家族、周大福郑家纯家族、人和商业主席兼执行董事戴永革,还有分别来自“二马”的云锋基金和腾讯控股、红杉资本、中信资本、农银国际、光大控股等。

  完成引入战投后,不到四个月的时间,恒大物业登陆港交所。

尽管当时港股物业股集体回调,恒大物业上市破发10%,但随着板块回暖,恒大物业的总市值也从最初的900亿港元左右升至现在的1648亿港元。

对于恒大和战投而言,已值回“票价”。

  今年3月房车宝引入战投,17位战略投资者中有周大福郑家纯家族、恒大总裁夏海钧、弘毅投资、中信资本、中融国际等,以及一些与恒大有过业务交集的企业,如曾收购恒大乳业的明晟都灵商贸和曾参与恒大地产战投的新明珠企业。

  按照恒大的规划,房车宝要“构建房产、汽车线上线下全渠道综合交易服务平台,致力于打造成为全球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互联网科技服务集团。

”其管理层在本次业绩会上称,今年房车宝交易额计划要突破2.2万亿,与在美股上市的贝壳基本持平。

“我们希望通过今年一年的准备,使房车宝具备在资本市场上市的条件。

”  按投资额和占股比例估算,房车宝现阶段的估值就已经超过1600亿港元。

一旦成功上市,支付了163.5亿港元代价的战略投资者们将获得不菲的账面浮盈,恒大又在降负债的道路上挺近一步,算得上是笔互惠互利的买卖。

  而恒大汽车或许是一个更典型的样本。

  今年1月,恒大汽车宣布了一笔260亿的定增案。

六名投资者中,就有许家印最熟悉的面孔——刘銮雄家族和中国燃气董事局主席及总裁刘明辉。

受该消息带动,恒大汽车次日开盘股价一度飙升超60%。

随后,在今年3月中旬,恒大汽车宣布与腾讯成立合资公司,股价再度上涨超10%。

  截至发稿前,恒大汽车的最新收盘价为57.8港元每股,市值超过5500亿港元,较1月配股前增长了81.6%,竟逼近了新能源车龙头比亚迪,成为中国市值第二的车企。

恒大和前述投资者们自然又是“盆满钵盈”。

  不过,恒大汽车在股市上的火爆表现也引来了非议和质疑。

毕竟,恒大汽车至今还没有一台现车交付,泡沫论尘嚣之上。

在本次业绩会上,许家印给投资者喂了一颗“定心丸”。

他宣布恒大新能源汽车将于今年四季度进行试生产,明年进行大量的交付。

  可以说,“新恒大”关于多元产业的故事,穿插着“三道红线”下的求生欲和 “老朋友”之间的觥筹交错。

继物业和新能源汽车的资本盛宴之后,恒大期望着在房车宝和冰泉上继续顺遂下去。

成败与否,关键看市场是否会继续买单。

责任编辑:薛永玮

上一篇:油烟机什么牌子好,AWE2019一台油烟机报价30万,真能证明价值?

下一篇:开展首日人气爆棚,尚家千万超级大商政策惊艳北京门业展,荣膺“投资十佳品牌”